“象”往何处丨如果大象会说话_1

云南大象的北上之旅已经有1年3个月了,足足行进了500多公里。一路走来,大象翻山头,下水库,朝发村庄,夕至泥塘,喝酒糟、泥沙浴,很多观众都像追剧一样,每天关注它们的动态。都说大象很聪明,面对人类的关爱和善待,它们似乎也有话要对我们说。

小象:

作为新生的象宝宝,我在出生后几分钟就可以站立了,大约两个小时后,就能跟随妈妈移动。印象中,我出生后的每一天都在走啊走……我问妈妈,我们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我们为什么一直在走?妈妈说,这是一场没有计划的、意外的出走。

象妈妈:

我们一行16头野生亚洲象,2020年3月从西双版纳国家自然保护区出发了。虽然没有提前确定目的地,但是准备工作还是要提前做好。

为什么大象家族要集

体“玩泥巴”?

出远门最怕生病,大象的疾病通常是通过寄生虫传播的,天然的泥土,是大象保护皮肤的最佳选择。在背上和头上涂满泥土,不仅能有效防晒,还可以降低身体温度,同时又能抵御蚊虫的侵袭。

转眼间,我们一路向北,已经“出走”了459天(截至6月20日)。从西双版纳,途经普洱、墨江、元江、石屏、峨山、玉溪、昆明,目前又向西南折返到了玉溪,迂回前进,足足走了500多公里。

为什么身材魁梧的大象喜欢集体行动?

大象独自出行的危险系数并不高,但我们却喜欢时刻与同伴待在一起,在同一时间做相同的事,步调高度一致。

通常情况下,象群都以家族为单位,雌象做首领,每天活动的时间、行动路线、觅食地点、栖息场所都听首领指挥。成年雄象则负责保卫家庭安全。每只大象都对群体作出的决定坚信不疑。然而也不是没有例外,比如,我们这支队伍。

大象成团后 团员是一直不变的吗?

我们出发时,团队里有16头大象;2020年12月,1头小象降生在了普洱墨江县,团员数量增加到17头;今年4月份,有2头南下,回老家了;6月初,又有1头闹情绪,去了昆明市晋宁区,目前剩下14头。

为什么大象家族在玉溪逗留这么长时间?

经过仔细的“实地考察”,我们发现玉溪的气候、环境跟我们老家西双版纳很相近,而现在正是农作物生长的季节,在这里不愁吃、不愁喝,就先不急着赶路了。

最近这个会飞的家伙引起了我的注意。一来,它的声音太像蜜蜂了,大象怕蜜蜂已经不是秘密,那独特的“嗡嗡”声,足以吓得我们掉头就跑;二来,它最近记录了我们太多秘密。

象妈妈:

突然闯入人类的生活,我们既好奇又紧张,人群、房屋、汽车……在对人类世界懵懂的探索中,我们也制造了不少“麻烦”。亲爱的人类朋友,谢谢你们一路的包容和保护。离家的时间已经不短了,我们也希望尽快再次启程,早日回家,与人类和谐共生在各自平静的生活轨迹中。